花棍舞

 新葡亰风俗习惯     |      2020-02-15 11:11

花棍舞起源于京、满等少数民族。这些民族的人民不仅能歌善舞,而且富于幻想,充满渴望。他们在祭祖、拜神、驱鬼时,常常点燃贡香,俗称“烧香”。在贡香焚燃时“烧香”老人跳起一种单人舞蹈,这便是花棍舞。花棍是由约一米长的竹杆或木棒做成,两侧扎有红绸,顶端孔内嵌有铜钱,木棍中间用彩纸粘贴。舞者以花棍击打身体的各个部位或地面,由于铜钱撞击发出有节奏的哗啦作响,声音悦耳动听,红绸飘扬,花棍飞舞,表演者边打边唱,边舞边跳,具有很强的舞蹈美感。花棍舞先是单人表演,后又发展为两人对打,继而又形成群舞。

四月里来绕三灵,一绕绕到大理城。 绕到东门唱一调,绕到西门停一停。 绕到弯桥歇一歇,绕到喜洲谈谈情。 绕到庙头才住下,一夜唱到大天明。 ――《白族民歌》 …

花棍舞不仅古老,而且分布广泛。因其典故不同,称谓也各异,有“打花棍”、“霸王鞭”、“打连厢”、“将军棒”、“爆火鞭”、“浑身响”等多种叫法。

四月里来绕三灵,一绕绕到大理城。 绕到东门唱一调,绕到西门停一停。 绕到弯桥歇一歇,绕到喜洲谈谈情。 绕到庙头才住下,一夜唱到大天明。 ――《白族民歌》

花棍舞。“打连厢”的叫法起源于清代。毛奇龄所著的《西河词话》描叙花棍舞时记载“连厢词者,带唱带舞,以司唱一人,琵琶一人、筝一人、笛一人,列坐唱词,谓之连厢,亦曰打连厢”。到乾隆年间,依据唱词,编演了传统剧目《打连厢》,讲的是陈二好吃懒作,终于荡尽家产。他逼着妻子和三个妹妹上街卖唱,四个女人在街头卖艺跳的就是花棍舞,用演出所得供陈二花费。由于街头遭人调戏,四女人回家后与陈二吵作一团,陈二跪地求情才作结。按此推算,花棍舞至今已有三百年的历史。

这是一首白族民歌的歌词,它唱出了白族盛大的传统节日绕三灵的活动过程。"绕三灵。又叫"绕山林",是大理白族群众文体娱乐的民族盛会,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在苍山之麓,洱海之滨举行。

“打花棍”的称谓来自民间传说。据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年幼时家境十分贫寒,以四处讨饭为生,后流落到泗洲管镇乡一带定居。朱元璋小时常同穷孩子们一起放牧,聪明伶俐的朱元璋每次玩耍都能想出新花样。有一次他让小伙伴用泥巴搭成台子,戏称“金銮殿”,佯称自己是“皇帝”,其他牧童则扮成“文武群臣”。他命牧童把柳枝做成的牧棍当作刀枪,操练起来。为使放牛棍漂亮,他们将柳枝每隔三指削掉二指宽的皮,使其成为青白相间的花棍,舞起来格外好看。久而久之这种对打舞蹈日臻丰富多彩,当地百姓竟相效仿,相沿成为一种民间舞蹈,百姓称“打花棍”。

被誉为大理白族人民的“狂欢节”、“情人节”的“绕三灵”盛会以其悠久的历史、独特的形式、丰厚的民族文化内涵,似一幅传承千年的民俗画卷,一直存活在大理白族民间文化生活中。2006年,白族“绕三灵”以“活化石”般的历史和文化记忆,被列为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被中国文化部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名单。它像洱海水一般自然流动,像苍山松一样自然生长,引领我们回到生命的最初……

“将军棒”则出自三国时期的传说。蜀国后主刘禅被魏国收降后,举家东迁到洛阳,在那里建造了一座安乐宫,当起“安乐侯”,整天吃喝玩乐。有时刘禅想到自己身为“将帅”,应该练习刀枪武艺,可他这时已顿感无力挥枪,只好以竹竿代戈,要求士兵也把刀枪换成了竹竿,相互练习对打耍弄。这种花拳绣腿似的操练,慢慢形成了一种舞蹈。后来流传到民间,渐演成花棍舞,人们戏称“将军棒”。

“绕三灵”盛会作为一项大理地区白族最具民族特色的古老民俗节庆和宗教盛典,对每一个大理白族人来说,是一生中不可错过的释放生命自由的机会。在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人们盛装打扮,焚香敬佛、祈福求安,载歌载舞、狂欢娱乐,以无比的激情表达对生命的赞美,歌颂浪漫的爱情。世事沧桑,岁月更迭,它依然以最本真的容颜、不断丰富的文化内涵见证着大理人的自由、宽容与博爱,生动地诠释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

“霸王鞭”的说法则要追溯到西汉时期。相传楚霸王项羽死后,天顿时恶变,人们认为是楚霸王魂灵所致。于是百姓逢年过节,成群结队,手执木棍围着篝火,边打边唱,边舞边跳,举行驱逐霸王亡灵的仪式,由此“霸王鞭”的名称逐渐传开。另一种说法则说楚霸王常施黑虎钢鞭,英勇无比,后人敬仰其勇猛气概,时常手舞霸王鞭,以跳舞模仿,这才有了“霸王鞭”的说法。从以上这些民间传说中可以看出,花棍舞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早在清代、明朝、三国时期,以至于更早的西汉时期都有其踪迹。虽然这些并非史实,但花棍舞能够沿袭千年,表明深受大众喜爱。

绕三灵的历史悠久。据迥楼《滇中琐纪》载:"大理有绕三灵会,每岁季春下浣,男妇成集,殆干万人,十百各为群,群各有巫觋领之,相传起于南诏,数千百年不能禁止,盖惑于巫言,祈子嗣,禳灾病"。所谓"三灵",即"佛都"崇圣寺、"柙都"圣源寺、"仙都"金奎寺,绕三灵便是串这三个寺庙的意思。参加绕三灵的以每村为一队,男女老少人人身穿盛装。领队的两个男子头缠大白包头,身穿雪白对襟衣,外披黑领褂,着彩色绸裤,脚穿缀有红绒球的彩线凉鞋,有的还带上一副墨镜,脸上涂着胭脂,打扮得十分风趣。二人共扶一枝杨柳,柳枝上挂一个葫芦,一块彩绸,一人执拂尘,一人执红扇或甩白毛巾,二人边舞边唱,唱词幽默诙谐。随后的队伍,有的敲着八角鼓,有的吹着树叶、唢呐、或打着霸王鞭、跳着舞蹈,人流缓缓而行。绕三灵人群经过的村寨,游人争相购买村民们做的铜钱,象征避邪的太阳膏,象征女子健康的幼儿小花鞋和小衣服,象征五谷丰登的花串和小棱角等,人们把太阳膏贴在额头,把花串等挂在胸前。他们一路上吹吹打打,兴高采烈,朋友相见叙旧,情人趁机谈,请,真是"一路欢歌一一路笑,万人共舞万人歌",场面十分宏大热烈。游人们每到一个村庄,村民还要出来有意阻拦,并推出最优秀的歌手与之对唱对跳,唱够了,跳够了,才让对方上路。这个时候,往往出现许多逗笑斗趣,插科打诨的场面,人群中会不时爆发出阵阵开怀的大笑。

绕三灵的群众第一天先在大理城集合出发,当晚到庆洞村圣源寺住,第二天到喜洲住,第三天到河诶村住,第四天到马久邑解散。从苍山脚一直绕到洱海边,一路上山光水色极为秀丽,花草林木绚丽多采,景致极佳。绕三灵实际上也是在紧张的水稻栽插季节前,白族群众的一种特殊游春活动。

绕三灵始于南诏,最初是古代白族宗教祭祀的一种仪式。“三灵”指的是“佛都”崇圣寺、“神都”圣源寺、“仙都”金奎寺。绕三灵,白语叫“观上览”,意为“逛三都”属农闲季节白族民间的自娱性迎神盛会。会期为每年农历4月23日至25日。

届时,洱海周围村村寨寨的男女老少,浓妆淡抹,排成长蛇阵,第一天从大理城出发,绕到“神都”圣源寺,祈求风调雨顺,人寿年丰;第二天绕到“仙都”河矣村金奎寺,祭祀宋大理国国王段宗榜;第三天绕回“佛都”崇圣寺,祈祷上苍保佑、永镇山川、天地安宁,然后在寺旁的马邑村散会。 队伍以村为单位,每队前有两位老人手持杨柳枝和牛尾巴、白毛巾,边舞边对唱白族“花柳曲”,后面的队伍有的唱调子,有的打霸王鞭、敲八角鼓、双飞燕。形成数万人参加的春游活动。白天边走边唱边舞,一路欢歌笑语;晚上,三三两两地在田野和树林里燃起一堆堆篝火,烧茶煮饭。饭后,老人一边喝茶,一边弹三弦,唱“大本曲”,青年男女则约上相好,到树林深处谈情说爱,直至通宵达旦。绕三灵被称为白族人民的“狂欢节”。

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大理、洱源、宾川、巍山的白族,男女老少,身着盛装,从四面八方成群结队地来到苍山洱海之间,参加狂欢节日“绕三灵”。

“绕三灵”白语叫“观桑娜”,大意是“逛花园”。是大理地区中央本主的盛大节日。白族敬奉的本主名目繁多,有“五百神王”之称。届时,各村抬着本村本主的牌位,自由结成队伍。领队为两个男子,共扶杨柳一枝,上挂葫芦和彩花,婆娑前进,载歌载舞。第一天,队伍汇集到苍山五台峰下的“神都”圣源寺;第二天,人流经喜洲街道,绕到洱海边的一个村庄;第三天,人群继续沿洱海前进,到达大理崇圣寺东面的马久邑本主庙。每到一处,人们祈祷、赛歌、表演节目,通宵达旦。青年男女,有的手持金钱鼓或霸王鞭,边歌边舞;有的用唢呐锣鼓伴奏,边走边唱“吹吹腔”;有的头插彩色羽毛,手摇花扇,边走边唱“白族调”。队伍少则数千,多则数万,途经数十里,形成大规模的文艺表演。

关于绕三灵的由来,有许多传说故事。

一说,很久以前,大理坝子是一片汪洋,海水一直淹到苍山的半山腰,白族的祖先住在山林间,以狩猎为生。每当获得猎物,人们都要围着篝火载歌载舞,欢庆胜利。因此又叫“绕山林”。

又说,白国时候,在白王华丽的宫殿旁边,有三片茂密的桑树林,老百姓是不准进去的。一天,白王太子在桑林里迷失,白王下令,要周围百姓进桑林寻找太子。人们进桑林后,边呼唤,边唱跳,借此机会尽情地欢乐。所以又叫“绕桑林”。

三说,南诏时,有个皇帝叫段宗榜,他本领出众,爱民如子,给百姓带来了许多好处,人们称他“爱民皇帝”。农历四月二十三这天,皇帝带家人和群臣到五台峰敬香,不幸暴病死去。百姓悼念他,在五台峰建起了圣源寺,段宗榜也被奉为中央本主,统辖“五百神王”。每逢他的忌日,人们都要抬着各种祭祀的东西,去佛都崇圣寺、神都圣源寺、仙都金圭寺,绕行三天三夜,以示哀悼。所以叫“绕三灵”。

实际,绕三灵的起源乃古社祭之遗风,系桑林之舞。节日里,白族人民穿上盛装,青年男女更不会放弃这难得的机会。于是,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到大理,列队顺苍山之麓向北喜气洋洋而行,一路上经过的山、水、树林、,村寨、寺庙和宿夜地点是千年前就选定下来的,只要按照这个路线走就行了。每支队伍由两位老人领头;队伍边走边唱歌跳舞,吹奏乐器。第一天绕到五合峰下的庆洞庄的“神都”圣源寺,露宿在寺中、及寺庙周围的草地和树林中。第二天停留在洱海边的“仙都”金奎寺。第三天到了终点站一“佛都”祟圣寺时,便到了分别的时光,人们相约来年再重逢。

领队的两位老者共扶一棵栓红彩、扎纸花、挂葫芦的柳树枝引路,走一步拿柳树枝触地一下。这两位男性老人(也有女性的),头缠包头或罩头巾,手拿毛巾或牛尾巴,当柳枝触地时,挥舞毛巾或牛尾巴跳起植树舞。舞者的头部或顺势而顾,或左右摇摆;身体或俯或仰,含胸、挺腹;脚单腿屈膝小跳,或双腿屈膝颤动,瞬间静时造型为屈膝盘腿或屈膝射燕;跳得热情风趣。跳时还唱呢,一人主唱,一人打趣。老者的优美唱腔,动作诙谐,一扫长辈尊严,仿佛酿年轻的时候。年青人看了士气大振,歌声更嘹亮、舞姿更疯狂,绕三灵成了白族的狂欢节!跟在老者后面的有吹,唢呐的、有弹三弦的,有摇着扇子唱歌对调的。而最壮观的是霸王鞭和八角鼓的舞队。绕三灵舞队的主体,由霸王鞭和八角鼓对舞组成。霸王鞭用竹做成,长约1米,是4个节的空心竹,鞭头有三组铜钱,尾端有二组。八角鼓以木条围边成八角或六角,一面绷羊皮,直径约18公分,每片木条中间凿约一寸长方孔,内装铜钱二枚,用铁钉固定。

活动时铜钱能碰击发出响声。舞时,女子持霸王鞭中端,男子手捏八角鼓的一角对舞;舞蹈中霸王鞭通过杵地脚踢的敲,以及擦身某些部位发出响声;八角鼓在舞中以掌、肩击鼓,嘭嘭有声。双方仰俯屈伸、辗转反侧,一时心对心、一时背靠背、一时脚勾脚,节奏鲜明而欢快,节拍由慢渐快,形成高潮,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能使绕三灵形成热烈、欢快的气氛。

从苍山脚下到洱海边,人如流水歌如潮。个个是歌手,人人是演员。边游逛、边歌舞,充满狂欢气氛。第二天经过、喜州街时,队伍被手拉手的白族青年挡住,互相对调,表演霸王鞭和八角鼓舞,吹锁呐、唱杨柳曲。过了一卡又一卡,卡卡都要唱都要跳,还可以走家串户,把绕三灵推向了最高潮。

3天的绕三灵中,有两晚要露宿。夜中,老人在簧火旁弹响三弦,唱起大本曲。青年男女则约上自己看中的人,到树林深处对歌。不少青年男女在绕三灵中找到了知音,结成了伴侣,成了佳话美谈。这下参加来年绕三灵的人更多,更热闹了! 绕三灵,又称绕三灵、绕三林。白语叫“观上览”,观就是“闲逛”或“游览”之意。三灵,指三个地方:即位于大理古城西、三塔寺旁的佛都―――崇圣寺,位于苍山脚下的庆洞村的仙都―――圣源寺和位于洱海西北岸的神都―――金圭寺。绕三灵的时间为每年农历4月23日至25日,共三天。过去,农历4月23日大清早,苍山脚下,洱海之滨各村各寨的白族群众就穿红戴绿,浓妆艳抹先汇集于三塔脚下的崇圣寺,然后载歌载舞,向北而行到达圣源寺,并在寺内焚香敬佛,念经祈祷,祈毕,就在寺旁的河滩、树林间唱山歌、对调子,跳霸王鞭舞,狂欢娱乐。第二天一大早又从圣源寺出发,由两名手执杨柳枝和白毛巾,打扮奇特的诙谐老人带领,全体人员随后载歌载舞,一路狂欢向洱海之滨的金圭寺进发。当夜就在“金圭寺”娱乐一夜。第三天又从‘金圭寺'出发沿洱海西岸边歌边舞向南而行,直至到达大理古城东面的马久邑村终止而散。而今,绕三灵,内容已有所简化。

绕三灵,追根溯源是由“祈雨”活动演变而成。相传,过去大理常因干旱无雨而无法栽秧,白族先民只好对天祈祷,常常祈来甘霖。于是每年农历4月23日至25日,栽秧季节到来之前,都要组织大型祈雨活动。而祈雨期间正是人们聚会的好时机,于是就派生出盛大的“农家乐”―――绕三灵民俗盛会。

相传,绕三灵始于唐代,对此,清代白族学者杨琼曾这样写到:大理有绕三灵会,每年季春下浣,男妇坌集,始千万人,十百各为群……男者犹执巾秉扇,足踏、口歌或拍霸王鞭……相传起于南诏。

大理白族绕三灵,白族称为"观上览"或祈雨会,"观"就是"闲逛"或"游览"。绕三灵属农闲季节白族民间的自娱性迎神赛会,流传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苍山洱海周边地区的白族村寨,是当地白族人民农忙前游春歌舞盛大集会,迄今已有一千多年。

三灵指"神都"圣源寺,"仙都"金奎寺,"佛都"崇圣寺。相传起源于唐代时期西南地区的南诏国。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洱海周围上百个村寨的男女老少,浓装淡抹,各村为一队,从大理城出发,至洱海边的河矣村终止,历时三天,主要是串游这三个寺庙,途径这三个寺庙,所以称为"绕三灵"。后面跟着众男女,充满狂欢情绪。

绕三灵是大理白族的一个盛大的传统节日,也是一种富有生活气息的白族群众性歌舞。

每年夏历四月廿三日至廿五日,大理、洱源、宾川、巍山等地的白族民众,男女老少,身着盛装,从四面八方成群结队的来到苍山洱海之间,参加狂欢节日绕三灵。在大理有句俗语:“三日逛北,四日逛南,五日返家园。”这句话的意思是,绕三灵要过三天,以史城喜洲为界,廿三日过节的人们向北顺着苍山之麓聚集到苍山五台峰下的神都(庆洞庄的本主庙圣源寺),在这里祈祷或者赛歌,通宵达旦;廿四日,象长蛇阵的人流从神都启程,经过喜洲镇的街道,向南绕到洱海边的村庄,当晚又在这里的本主庙祈祷、赛歌;第三天,人群再继续沿着洱海前进,绕到大理崇圣寺东面的马久邑本主庙,经过祈祷后,各自归家,节日就此结束。

这里说的绕,白族话叫观,确切的翻译应该是逛才对。就是一路慢行,边舞边唱。

在民间,关于绕三灵由来的传说颇多。这个节日也因传说不同而汉译名称各异,有绕山林、绕桑林等等。但是比较普遍的传说是与白族宗教信仰本主有关的故事。当然,还有各种不同的传说,出入很大。但是,绕三灵的产生与大理白族的本主信仰的关系是极为密切的。而且过去它又是群众在栽种前向本主祈祷丰收的仪式。历史上,以水稻农耕为主的白族,在水稻栽种之前,人们必先要向神灵企求风调雨顺、祝愿五谷丰登。另外,这种绕三灵的歌舞活动,实际上也是紧张的水稻栽种之前,人们的一种特殊的游春活动。

白族民间舞蹈――绕三灵

“绕三灵”又称“绕山林”、“绕桑林”,白语称“逛桑览”,是大理白族集宗教、民间传说、歌舞、器乐为一体的民间综合性节日习俗活动。

“绕三灵组舞”是在绕三灵节日中具有群众性的组合舞蹈,至今仍广泛流传在大理洱海周围的白族农村中。绕三灵组舞以道具区分舞种,其中“霸王鞭”白语称“大王鞭”或“得嘀抖靴”;“八角鼓”称“紧急鼓”;“双飞燕”称“双飞一”。舞蹈名称“霸王鞭舞”,在喜州镇称“打大王鞭”,或“得嘀抖靴”,挖色乡一带称“得双飞一”,而更多的则称为“绕三灵舞”。 绕三灵舞与绕三灵节密不可分,舞蹈的起源传说亦与之相关连。民间大致有如下几种说法:

1.远古的时候,大理一片汪洋,白族的祖先都居住在苍山上打猎度日。每逢收获的时节,大家都要燃起火堆,绕着山林尽情歌舞,以感谢“苍山神”的护佑,传习下来便形成了载歌载舞的“绕山林”活动。

2.有一年大理发大水,村寨都被淹没,人被冲走的冲走,溺死的溺死,仅剩下俩兄妹爬在庆洞村头的大青树上才得幸存。洪水退后,兄妹俩流落荒坝相依为命,自行婚配,过了若干年后,大理坝子才又兴旺起来,后人为了纪念这兄妹俩,每年都要到庆洞村去唱唱跳跳朝贺一番,就形成了绕山林习俗。

3.爱民皇帝生前好施仁政,受到百姓的崇敬。他死了以后,大家都拿着“杆丧棒”,抬着大帛,哭着为他奔丧。日子久了,大家觉得应当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去歌颂他。以后就将杆丧棒改成了“霸王鞭”、“净水碗”变成“金钱鼓”、“供碟”变成“双飞燕”,哭声变成了调子,“大帛”变成“柳树”,每年到这个时候都要唱着跳着去悼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