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着名的十对老夫少妻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新葡亰中国史     |      2020-03-16 10:35

在婚姻中,“老少配”自古有之,总会引起社会的关注。“老少配”与一般的婚姻关系不同,夫妻间的年龄相差较大,这容易让人产生“代沟”的联想。

1、孙中山与宋庆龄:革命伴侣相差27岁

虽然年龄差距过于悬殊的夫妻在兴趣爱好、生活方式等方面可能存在较大差距。可事实上,幸福的婚姻不是以年龄为准绳的。

志同道合容易成伴侣,孙中山与宋庆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作为一代革命先驱,孙中山得到了不少挚友的支持,宋庆龄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1913年八月,“二次革命”失败,革命派在国内失去了立足之地,大多随孙中山流亡日本,宋耀如一家更是举家迁避扶桑。从美国读书归来的宋庆龄到日本与家人会面,终于见到了她所敬仰的孙中山,并开始接替父亲和姐姐的工作,于1914年9月起正式担任孙中山的英文秘书。这是在患难中生长出来的爱情:革命失败,心灵的创伤和流亡海外生活的孤寂,孙中山在宋庆龄的帮助中得到了补偿;而宋庆龄追承孙中山革命的愿望得到了满足,并发出了这样的肺腑之言:“我的快乐,我唯一的快乐是与孙先生在一起。”这遭到宋庆龄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坚决反对:他们的年龄相差27岁!1915年10月,在得知孙中山已与前妻离婚的消息后,22岁的宋庆龄冲破父母的“软禁”,赴东京与孙中山成婚。他们的情深谊笃,令人感动:1922年6月16日,广州发生陈炯明兵变,在危难之际宋庆龄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孙中山:“中国可以没有我,但不可以没有你!”而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弥留之际,特别嘱咐儿子、女婿要“善待孙夫人”,听到何香凝保证尽力爱护宋庆龄之后才放心。短短10年聚首,胜过人间无数。此后,宋庆龄孀居终生。

著名演员马兰将她与著名作家余秋雨的婚姻形容为“红木家俱,越老越有价。”这说明了,只要两人之间心灵相通、思想同步,就能成为一对和和美美的好夫妻。

杨振宁,1922年出生于安徽合肥,1956年与李政道提出宇称不守恒理论,1957年因宇称不守恒理论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杨教授的原配夫人杜致礼女士于2003年10月因病去世。2003年12月,从美国退休的杨振宁定居清华大学。从2004年9月开始,他在清华大学为一年级学生讲授基础物理,还带研究生。翁帆出生在广东潮州。1995年夏天,杨振宁夫妇到汕头大学参加一项国际物理学家会议时与负责接待的翁相识。翁帆当时是英文系大一学生,英文说得极好,加上漂亮、活泼、体贴而且没有心机,给杨振宁夫妇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翁帆大学毕业就结婚,不久离婚。此后传出与杨老订婚,两人并与2004年12月份在汕头领取了结婚证。虽然得到了许多社会人士的认可,可是两人的悬殊年龄还是令人担扰。但从两人共同出席的各类活动看,两口子还是合合美美的,而且杨老还对媒体声称,不反对自己去世后翁帆再婚,大度心态让杨老年轻了许多,看看他给翁帆写的诗就知道了。

鲁迅与许广平: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

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

在与许广平结识、相爱之前,44岁的鲁迅虽有名义上的妻子朱安,但一直过着一种苦行僧似的禁欲生活,打算陪着朱安这个“母亲的礼物”“做一世牺牲”。是许广平对他的敬仰、理解乃至热爱打开了封冻已久的心田。从1925年3月11日他们开始通信,一直是许广平以自己的勇敢和坚定打消了鲁迅的种种顾忌,终于明白表示:“我对于名誉、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枭蛇鬼怪够了”。这所谓“枭蛇鬼怪”,就是又有“小鬼”、“害马”之称的许广平。而在1925年10月许广平所写的《风子是我的爱》中,有这样的爱的宣言:“即使风子有它自己的伟大,有它自己的地位,渺小的我既然蒙它殷殷握手,不自量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于我们不相干,于你们无关系,总之,风子是我的爱……”1927年10月,鲁迅与许广平在上海正式开始同居生活,在旧式婚姻的囚室里自我禁闭20年之后,他终于逃出来了。对于鲁迅和许广平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最有光彩的举动,鲁迅于1934年12月在送给许广平的《芥子园画谱》上所题的“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正是他们爱情生活的写照。

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

金庸VS林乐怡:漂泊半生终于找到“小龙女”

生气勃勃而又可爱俏皮,

1976年10月,金庸年仅19岁的大儿子查传侠因与女友吵架,一时想不开,竟在美国自杀身亡!失魂落魄的金庸走进了位于香港扎角的丽池酒吧,他独自对着墙壁喝闷酒,很长时间一言不发,这引起了一名女侍应生的注意。她叫林乐怡,刚好在这家酒吧做兼职。她觉得眼前这个失意的男人似乎很面熟,再一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金庸。

3、余秋雨与马兰:文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林乐怡鼓起勇气走过去对金庸说:“金庸先生,我很喜欢您的武侠小说,特别是《神雕侠侣》,我已经看了好几遍了。酒喝多了伤身体,我们都等着您写出新的作品呢。”在失意的时候听到这么温暖的话语,金庸很感动,觉得这个年轻的女孩身上有一种值得信赖的品质,就把自己的痛苦和烦恼都倾诉给她听了。从此,这两个相差29岁的人成了忘年交。在林乐怡眼里,金庸不仅是博学的师长,更是一个时常很脆弱、需要理解的大朋友。

着名演员马兰将她与着名作家余秋雨的婚姻形容为“红木家俱,越老越有价。”这说明了,只要两人之间心灵相通、思想同步,就能成为一对和和美美的好夫妻。很多人认识黄梅戏演员马兰是从1984年的央视春节晚会开始的,那时她剪着短头发,穿着格子裙,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清香的兰花。此后她的舞台形象更深入人心,从《龙女》、《红楼梦》、《西厢记》,一直到后来的电视剧《严凤英》等,观众记住了黄梅戏,也记住了马兰。但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马兰选择了淡出,如今人们更关注的是她怎样当好余秋雨的太太。可是后来却又传出了不同的声音,余公布马兰离开安徽真相,声称并非自愿,是被打压的结果,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后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不过还是希望两口子幸福吧。

不久,金庸病倒了,林乐怡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就主动前去照顾金庸。金庸很快痊愈了,林乐怡又要离开,他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她的手,悲凄地问道:“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林乐怡的脸红了,慌忙说:“不,我是怕……我再考虑一下吧。”然后,她慌乱地离去了。

4、鲁迅与许广平: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

两天后,林乐怡告诉金庸,她决定一辈子和他生活在一起。可此时金庸又犹豫了,林乐怡没有流露出半点不快,而是温柔地微笑着说:“今后我要把全部时间和精力用来照顾你。”金庸深情地看着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久,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在与许广平结识、相爱之前,44岁的鲁迅虽有名义上的妻子朱安,但一直过着一种苦行僧似的禁欲生活,打算陪着朱安这个“母亲的礼物”“做一世牺牲”。是许广平对他的敬仰、理解乃至热爱打开了封冻已久的心田。从1925年3月11日他们开始通信,一直是许广平以自己的勇敢和坚定打消了鲁迅的种种顾忌,终于明白表示:“我对于名誉、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枭蛇鬼怪够了”。这所谓“枭蛇鬼怪”,就是又有“小鬼”、“害马”之称的许广平。而在1925年10月许广平所写的《风子是我的爱》中,有这样的爱的宣言:“即使风子有它自己的伟大,有它自己的地位,藐小的我既然蒙它殷殷握手,不自量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于我们不相干,于你们无关系,总之,风子是我的爱……”1927年10月,鲁迅与许广平在上海正式开始同居生活,在旧式婚姻的囚室里自我禁闭20年之后,他终于逃出来了。对于鲁迅和许广平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有光彩的举动,鲁迅于1934年12月在送给许广平的《芥子园画谱》上所题的“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正是他们爱情生活的写照。